【文旅融合·有声故事】传说系列——三汇坝的老拱桥

华蓥山下的三汇坝,有座样式古老的拱桥,名叫老拱桥。

传说,这座桥在很早以前就有了。修桥时,如不遇到鲁班的话,还修不起呢。当时,不管掌脉师怎么搞,都合不起拱。照说,用来修桥的每一条石头,都是照掌脉师划的墨线打的。打好后,又用角尺量了,才抬去安装。但始终不合适。起先,掌脉师还以为是徒弟没把石头打好。怀疑他们打走了墨。后来,他划起墨线,亲自打了两条石头抬去,还是不合适,就再也想不出办法了。

那天,修完二佛寺,从这儿过河上华蓥山的鲁班,在渡船上听人说,三汇坝的桥,修了很久都修不起,就往小河镇转到三汇坝来了。到了修桥这里,他找到掌脉师说,要来搭个活路。掌脉师起起眼一看,见是个瘦筋巴骨的老头儿,带的行头,也绉巴巴的,就说。“我都找不到吃了,你还要来搭活儿,不行不行!”鲁班说:“有活儿大家做,有饭大家吃嘛。难道人老了就不中用了啊?哎!我想来给你出点力,你又不收留。好好好,不要我,我不怄气。如果你需要我了,来找就是。”说完便地走了

鲁班走一会儿站一会儿,站一会儿又走一会儿怎么。他回过头来,把桥看了好些道。

他走啊走的,不觉来到一个山岔路口儿,他见路边那座茅草房前,有个老婆婆,就走过去讨水喝。老婆婆给他舀了一大瓢清水出来,他咕嘟咕嘟的,几口就喝了。他正起身要走,看见屋前的树上,套着个猪儿,忙问:“老人家,你喂得有几条猪嘛?”老婆婆说:“我这孤老婆子,穷得来连灰都吃不起,喂得起几条猪哦?喂个猪儿,喂一会儿又卖,卖了又买,买了又卖,换几个小钱儿,买点米,勉强过日子。”鲁班听后,想了一下,说,“哦!那我给你打个猪槽。”他不管老婆婆同不同意,就对着屋侧边的岩石,叮叮当当地打起。没过多久,就打了一个三尺来长,一尺多宽的猪槽。老婆问他说:“师傅,你何必费这番心,我有了猪槽也喂不起猪!”“你不用它喂猪不要紧,可以卖给别人嘛。你记住哈,这个猪槽,一定要五两银子才卖!”说完,就赶路去了。

这天夜晚,修桥的掌脉师翻来复去睡不着。想起白天要来搭活的那个老石匠的话,越想越觉得有意思。“不要我,我不怄气。要我那阵,来找我就是。”嗯,说不定,这老头几还有点明堂。唉,干脆去找他来帮下忙?可能他还想得出点儿办法。

第二天一早,掌脉师就带起徒弟,找老石匠去了。他跟着老石匠走那条路,走啊走啊,一路走一路问。他走到山岔路口,看见路边的茅草房前,有个老婆婆,忙走找去问:“老人家,看到有石匠过路没得?”老婆婆点头说:“有唉、有唉!”“好久过的?往哪条路走了?”“昨天,有个老石匠,走路走渴了,在我这来要水喝,喝了后,还给我打了个猪槽,就往去华蓥山那条路去了。”掌脉师向老婆婆指的方向一看,草房旁,路边摆起那个猪槽打得才好哦。四个角角,四棱方现。口皮沿沿,光光生生。掌脉师赶忙走过去,伸手一量,不长不短,不宽不容,不高不矮,和拱桥合不起拱那个空空差不多。哼,手艺还不简单喃!真是人不可貌相,水不可斗量。掌脉师叫老婆婆把这个猪槽卖他。老婆婆说:“这是那个石匠师傅对我的一片心意,我怎能随随便便卖哟!”掌脉师笑嘻嘻地说:“老人家,我拿钱买啥,你要好多钱才卖嘛?”“钱?哼,那师傅说要五两银子才卖,我说啊,五百两银子也买不走!钱买得到猪槽,买不到仁义!”听了老婆婆的话,掌脉师象突然挨了一闷棒样,不做声了。过了一会儿,他才向老婆婆说,自己修桥遇到麻烦了,是专门来找老石匠去帮忙的。现在找不到老石匠,找到他打的个猪槽,一比大小,和拱桥上那个起不了拱的空空差不多,就想买去试一下。如果做刹尖石合适,不管要好多钱都愿买。老婆婆明白事情的来由后,说:“原来是这么一回事。那,我先不要你的钱,你拿去去试一下再说,用得,你就要,用不得,给我抬回来就是。修桥补路,是做好事嘛我当然支持。

掌脉师把猪槽抬去,往拱上那个空空一放,不大不小,刚刚合适。

拱合拢了,桥,自然也就修好了。尽管掌脉师不晓得这个老石匠就是鲁班,他还是说,这桥是鲁班帮他修成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