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文旅融合·有声故事】传说系列——张打柴求医

从前,华蓥山下,有个以打柴为生的人,姓张,大家叫他张打柴。

张打柴屋里没得多的人,只有一个双眼不见的妈。不管路有多远,只要一听说那里的医生能医眼睛,他就要去为妈求医。不管山有多高,只要一听说山上长得有能医眼晴的药,他就要翻山越岭去找。他把华蓥山周围那几座大山都找遍了,采来的药,还是医不到他妈的病。

华蓥山高喔,站在山头上看山脚下的路,活象一根鸡肠带儿样。山上树林的刺多得很,茅草长起比人还高。张打柴在刺笼里头钻来钻去的,衣服遭挂烂了,一身挂得鲜血长流也无顾忌。

那天,他背起背篓,上鸡公嘴儿去采了药回来,下山时,走啊走的,看见山下上来了个担挑子的白胡子老头儿。走近一看,这老头儿遭挑子压得喘不过气来。衣服已遭汗水打湿个通透。他向老头儿说“大爷,你歇一会儿嘛!”

老头儿只顾喘气,没有回答。

“来,我给你担一肩儿。”张打柴把背篼往路边一搁,从老头儿肩上接过挑子,担起就走了。他一口气爬上鸡公嘴儿,把气都歇够了,老头儿才追上。

“难为你了!难为你了!要不是你给我担一肩儿啦,不晓得要爬到那一阵,我才上得到这坡哟!”

张打柴把挑子交给老头儿,转身就走。

“呃,忙啥子?歇一会儿气啥!”

“不歇了,我要回去给我妈熬药。”

“你妈病了?”

“眼晴看不见,已好些年了,始终医不好。”

“你在哪里坐?”

“就在山脚。”

老头儿一想:嗨?真是,明明在我的地盘上,我也不晓得。“你妈的眼睛是怎么瞎的?”

“我说不清楚。听说人年轻时劳累了,老了要出病。”

听了张打柴的话,老头儿一想:这到是喔,穷民百姓一辈子都苦。咋个办呢?上次,在山上修庙的匠人说笑,问我,“是谁给我们煮的饭,这么好吃?”我随口一句,说“是观音菩萨煮的。”结果,让观音菩萨骂了一阵不说,还不准我进厨房,罚我下山给庙里担东西。这次,我要是给张打柴说,她有药,能医眼晴,不是又要被骂?我要是不说,张打柴他妈的眼晴又怎么医得到呢?哎,反正观音菩萨是那个德性:对神仙讲清规,对凡人发慈悲。大不了又遭她骂一回,也要她拿点儿药给张打柴。老头儿把主意拿定后,向张打柴说:

“我给你说个人,她一定医得好你妈的眼睛。呃!千万别给别人说,是我和你说的!”

张打柴脑袋点了一下说:

“我一定不给别人说,是你老人家给我说的。”

“好嘛,我给你说嘛。明早晨天刚亮时,有三姐妹要从这里过,你早点儿到这来等着。在她们路过时,你去向走在最后那个求药。她要是不给,你就不放手。最后那个是三妹儿,她的心肠最好。只要你是真心诚意的去找她,她就会拿药给你。呃,记住啦,千万别说是我给你说的她有药啊!”

听了老头儿的话,张打柴开心的赶紧向老头儿作了个揖。

第二天,天还没亮,张打柴就在山上路边来了。他等啊,等啊,等到天刚亮时,果然有三个姑娘从这里过。张打柴照老头儿的办法,几个大步跨上去,拉住最后一个姑娘的衣服就不放。姑娘惊了一下,转身看时,只见张打柴跪到地上,不住地说:“请大姐开恩,给我点儿药吧!请大姐开恩,给我点儿药吧!”

第三天,“我有啥药喔,快把手放开!”

“你有药,你有药。请你开一下恩嘛,给我点儿药!”姑娘见张打柴象讨口子要钱那样,可怜兮兮的喊得不歇气。便站到问他“你要什么药?”

“我妈眼睛瞎了,到处找药都医不好。请你开个恩嘛,给我点药。”

“我哪有药啥”

“你有、你有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有药?是哪个给你说的我有药?”

“大家都晓得的。

观音听了一想:哼,凡夫俗子怎么晓得我有药?便气呼呼地对张打柴说:

“哼!既要向我要药,又要不老实,不行!我没得药!”

观音把衣袖一甩,张打柴就遭衣袖铲起来的风,扇到路边的土沟沟里去了。他在沟沟里头打了个滚儿,翻爬起来,见自己拉到的衣服已脱了,赶忙跪在地上,直向观音作揖:

“请大姐开恩,一定要给我点儿药啊!”

“我问你,是谁给你说的我有药,你为啥不说?唉?不说算了!”

张打柴见姑娘要走,急得眼晴直转。说出来嘛,又对不起那个老头儿,不说嘛,又得不到药。观音见他眼泪汪汪的样子,的确是真心诚意在要药,才改变了口气,笑着向张打柴说:

“只要你老老实实地说出来,是那个给你说的我有药,我一定不责怪他。”

听了这句话,张打柴心上吊起那石头,咚的一下就落了:

“我说,我说,只要你不责怪他老人家,我说。”

姑娘一听说“白胡子老头儿”几个字,马上明白了:又是土地老儿说的。便把手一扬,手上就现出了一窝仙草。张打柴把观音点化过的仙草拿回家去,熬给妈吃了后,他妈的眼睛果然就看得见东西了。

张打柴万没想到,拿药给他的人就是观音菩萨。也万没想到,让他去找过路姑娘要药的人,就是管他那一方的土地。他只晓得,那姑娘是个过路的,那白胡子老头儿是个下力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