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文旅融合·有声故事】传说系列——渠河的宝珠

满清时,到中国来的洋人很多,连华蓥山这些地方洋人也跑起来了。

一天,有个绅士陪着两个洋人到涞滩场二佛寺去,搞了大半天才出来。那洋人很可恶!他们一跨进二佛寺,就不准老百姓进去。场上的人都说,不晓得他们在里头搞了些啥子明堂,说不一定又是来盗宝呢。

事情真有那么怪,洋人到二佛寺去后,当天夜晚,一向亮堂堂的二佛寺,就再不发亮了。在场边座的陈络腮胡子,那夜晚在自己推的渡船上打瞌睡,他一觉醒来,看见二佛寺不发亮了,觉得非常奇怪,就翻爬起来,跑回家去问老婆子,听到什么谣风没有?老婆子把白天的事一讲,络腮胡子就断定,是洋人把二佛寺的宝物盗走了。就叫老婆子明天上午到二佛寺去打听一下,庙里出事没有。

第二天,刚吃过早饭,绅士就派人到河边来给络腮胡说,今天少爷要来赶船,叫他在船上等着。络腮胡想:哼!偷了东西就想溜嗦!莫忙,我上坡去看一下。他刚要下船,来那两个人就拦住他说:“把少爷他们推过河去后,你才能上坡。”络腮胡听了,眼睛一鼓,很想和这两个人发作。但仔细一想,事没弄清楚,闹起来也不好,就耐着性子,到尾舱里头不做声。他一面在等老婆子的消息,一面在想对付洋人的办法。想啊想的,忽然水上传来唱佛歌儿的声音:

“渠河嘛涨水啥浪子哦高,

佛门嘛弟子啥把船罗摇,

你渡那善人我心欢喜嘛,

你渡那恶人我心里焦哦。

南也,无也,南无阿弥陀”。

嗯,好像是老婆子的声音。络腮胡把脑壳到船蓬外头一看,见老婆子正在河边洗衣裳,看样子才到河边来没一会儿。络腮胡灵机一动,喊了起来:“老婆子,把衣服拿去洗了!”“鬼老头儿,这么大一河水,你自己不晓得洗呀!快拿起来啥!”络腮胡一边脱衣服,一边下船,走到老婆子面前,他向老婆子做了个眉眼儿。老婆子望到他眨了眨眼睛,用手指拇儿在自己额头中间点了几下,说:“沙弥说,这个遭高鼻子偷起走了。”络腮胡眼睛一鼓,说:“果然不出老子所料!哼,东西一到手就想跑嗦,没得那么容易!”

络腮胡回到船上后,没得一会儿,绅士就陪着洋人赶船来了。他们一跨上船,就不准老百姓上去。络腮胡见了,气得颈子上的青筋直冒。心想,待老子把船推到河中间,再和你们几个说道说道!”

开船了,船刚一撑开,络腮胡就气粗粗地说:“呃!有人干坏事没得哈?干了坏事的人,赶不得船啰!”接着,他瞟了洋人两眼,心想,还稳得登喃,到了我的船上啥,就由不得你了喔!他边推桡子边看天色。这时,华蓥山方向,天上的乌云正在朝这边走。看样子,要落暴雨了。络腮胡想,有暴雨就好,老子今天不在河上耗你大半天才怪!想到这里,他把桡子把把往上一提,耍了个心眼儿,划起的船就越走越慢了。这个心眼儿,莫说洋人懂不起,就是船上的绅士也懂不起。船还没推到河心,天就越来越黑了尽管当时是三伏天,太阳一阴,河风一吹,人就觉得凉飕飕的。没得一会儿,天上就打雨点儿了,几个闷雷一响,雨像筛豆子一样,淅里哗啦的落到河头,叮咚儿叮咚儿,一滴一个泡儿。突然金钩火闪一亮,“喀嚓!”接着就是一个大炸雷。那雷,活像是专门对着船上打的一样,两个洋人脸都被吓白了。络腮胡子一看,机会到了,便大声地说:“天塌了!雷神菩萨要降罪了!干了坏事的人,要遭唔!”说完,顺手把舵一扳,船就像细娃儿的摇篮儿一样,簸来簸去的,簸得不歇气。“喀嚓!”又是一个大炸雷。“轰”地一声,河里的水就涌到船舱里来了。络腮胡冒火冲天地说:“雷神菩萨冒火了,干了坏事的人,还不向菩萨请罪,就滚到河里去喂鱼!”随着话音,他使劲把舵一扳,船差点儿遭弄翻了不说,还直见在河中打旋儿哩!河水把船舷打得叭啦叭啦的。浪到船舱里头的水,把洋人的衣服都打湿了。两个洋人兢兢战战的,活像一对水秧鸡儿。跟着洋人一路的绅士也遭吓住了。他正和洋人说话时,天上又“喀嚓”一声,打了个大炸雷。洋人顾得听话,脚没站稳,船一簸,他就滚到舱里起了。绅士忙伸手拉他起来,不晓得是扭到腰了还是扭到腿了,他跪到舱里头就是站不起来。过了一会儿,才从身上摸出一个明光闪亮的珠子出来交给络腮胡。腮络胡问:“这是从哪里拿来的?”洋人叽哩咕噜说不清楚。络腮胡伸手向二佛寺一指,说:“是不是二佛寺的?”洋人赶紧的向络腮胡说:“也是,也是。”络腮胡子心想,沙弥的话,果然不假。哼,你们这帮洋鬼要来盗宝,没得那么撇脱他一下从洋人手中把宝珠抓过来,说:“你拿给我啊,我不要!”顺手就把宝珠丢在河里了。

据说,这颗宝珠,至今还在河里头,每到更深夜静的时候,就要在水里闪光。